在船厂搬了三年砖,因为不想在荒岛上一辈子,本可以安稳度日但还是出来了,所谓年少轻狂大抵如此吧,至今仍不知是否正确。这让我的职业生涯直接爆炸,再加上其他各种各样的困境,以我肤浅的认知来说,我有一点点人生失控。

选择做敲代码,本不可能这么选,因在船厂机缘巧合也是敲代码,做了,才觉得合适。本就不是喜说话之人,但是技术人也得说,要能说。可能得到最大的好处可能是无需过多的应酬社交,但这同时也是一个致命的问题。

这里更新很慢,本来是只写技术,但现在不会设限,自建博客那就是随性,觉得值得写成一篇文章才会去写,希望看到的人看完不说有收获,起码不会觉得浪费时间。

或许这里的内容才是真实的自我。